伦镍为何“大起大落”?基金经理直呼“看不懂”!

作 者丨陈植

编 辑丨张星

图 源丨图虫

“如今的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镍价格走势,实在让人看不懂。”一位华尔街大宗商品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感慨说。

在3月16日恢复交易后,LME期镍先经历连续多个交易日大跌,过去两个交易日(3月23日与3月24日)又连续触及15%涨停。

LME期镍的“大落大起”,也打了不少参与沽空LME期镍的对冲基金一个措手不及。

“尽管我们依然认为当前LME期镍价格远远高于合理估值,但过去两天LME期镍突然连续涨停,批示我们不得不空头回补止损离场。”一位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

在他看来,LME期镍之所以在恢复交易后上演大跌大涨的剧烈波动,一个重要原因是市场流动性不足,尤其是过去数日伦敦金属交易所多次判定部分期镍交易(在触及涨跌停板后)无效,令众多市场参与者基于避险考量纷纷离场。

这也令不少投机资本有机可乘——他们借机炒作俄罗斯镍金属出口受限与新能源汽车产业镍需求上升等题材,大举进场狙击空头机构,打算再度导演逼空行情获利。

值得注意的是,期镍价格持续剧烈波动,正给伦敦金属交易所造成更大的监管压力。

3月24日,LME发布最新声明指出,禁止客户提交每日价格变动限制(涨跌停板)以外报价的订单,且禁令立即生效。若市场参与者出现不遵守上述规定的行为,LME将采取相应纪律行动。

“此举主要目的,是为了减少额外的交易干扰。”一位大宗商品期货经纪商直言。过去一周以来,LME几乎每天都因为部分期镍交易价格高于涨停板或低于跌停板,不得不取消相关交易时段的所有交易,导致越来越多市场参与者离场,令期镍品种的价格发现与市场风险对冲功能进一步减弱。

“若伦敦LME期镍持续出现要么涨停、要么跌停的行情,只会加重期镍品种的投机属性,令伦敦期镍品种的市场定价权威性与公允性进一步丢失。”他指出。

但是,LME期镍的价格剧烈波动态势仍在持续。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17时,LME期镍触及36480美元/ 吨,盘中一度从涨幅9%变成下跌逾7%,令众多跟风买涨的投机者同样遭遇“亏损”压力。

LME期镍剧烈波动“探因”

上述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在3月16日LME期镍恢复交易后,不少对冲基金开始入场押注期镍价格下跌。

究其原因,一是他们认为LME期镍价格远远高于合理估值,存在一定的回调空间,二是此前参与逼空式买涨期镍的机构也存在较强获利回吐需要,导致期镍价格趋于回落。

这令3月16-21日LME期镍价格连续出现多个跌停板。

“但是,对冲基金没有因沽空投资而赚钱。”他直言。由于这些天期镍交易市场缺乏成交量,令对冲基金的沽空盘找不到对手盘撮合交易,其结果是他们眼看LME期镍价格下跌,没能获取实实在在的沽空利润。

然而,3月22日起伦敦期镍市场成交量骤然放大,一度创下3月以来第二最高值,仅次于3月7日。

记者多方了解到,这背后,主要是3月22日大量持有期镍空头头寸的机构选择空头回补以避免交割违约。按照LME规定,3月16日至22日到期的镍合约头寸,需在23日前完成交割或提货。这令众多期镍空头持仓机构不得不在3月22日纷纷启动空头回补平仓,避免出现交割违约风险。

“尤其在LME期镍触及3月22日最低点27020美元/吨时,机构空头回补操作显得尤其强烈。”上述大宗商品期货经纪商指出。这让投机资本看到新的炒高期镍价格获利机会——尤其在市场普遍预期俄罗斯镍金属出口受限,新能源汽车产业镍需求增加的情况下,他们纷纷在27000-29000美元/吨大举入场买涨LME期镍。

“过去两天,投机资本一直在加仓买涨LME期镍价格,导致此前尚未平仓空头头寸的对冲基金遭遇更大的投资亏损,触发他们不得不止损离场,带动期镍价格开盘触及涨停。”他表示。这背后,是投机资本充分利用期镍市场交投不活跃与市场参与者持续离场,实现“四两拨千斤”式的逼空买涨获利。

在他看来,部分投机资本还发现当前LME引入涨跌停板交易机制所存在的某些监管漏洞——在过去两天期镍价格触及涨停板后,他们会故意在高于涨停板的价格完成数笔交易,导致LME只能宣布这个交易时段交易无效,令更多市场参与者担心交易波折而离场,进一步放大期镍价格剧烈上涨幅度。

“如今,市场正关注LME是否会采取抬高交易保证金等措施,令LME期镍价格告别异常剧烈波动走势,尽早回归到市场合理价格区间。”这位大宗商品期货经纪商他直言。但部分市场参与者担心——若LME大幅提高期镍交易保证金,更多机构或因交易成本大涨而离场,反而令LME期镍交易市场交投更加低迷,导致期货市场价格发现与市场风险对冲功能进一步减弱。

贸易商不敢贸然套保

记者多方了解到,由于LME期镍价格持续剧烈波动,不少镍贸易商与下游企业正迅速减少基于LME期镍的套期保值操作。

究其原因,一是3月16日LME期镍交易恢复以来,伦敦金属交易所仅在3月22日给出被业内视为当天参考价格的“官方价格”,但多数下游镍加工企业对LME这份报价并不认可,直指这份官方价格仍高于市场合理估值;二是不少贸易商发现LME镍库存正不断流向现货市场,或造成未来一段时间期镍价格波动幅度加大(因为 LME镍库存持续减少),暂缓相应套期保值操作以避免套保亏损。

一位镍加工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目前众多下游电镀与不锈钢企业认为当前镍价偏高,纷纷采取拖延补货策略以减低自身溢价采购风险,导致他们的买入套保需求相应下降。

在他看来,要吸引贸易商与下游镍加工企业重返LME期镍市场开展套期保值操作,关键是LME能否采取有效措施引导期镍价格回归合理价格区间——尽管市场担心俄罗斯镍出口受限与新能源汽车产业镍需求增加,将令镍供需关系持续紧张。但事实上,镍供应缺口未必如市场预期般那么大。

国投安信期货镍研究员范润泽表示,预计2022年印尼将新增5万吨镍的湿法中间品和约10万吨高冰镍产量,基本能覆盖今年新能源行业对镍的需求。二季度以后,中国镍供应短缺担忧也将被打消,无形间给镍价带来回调压力。

上述华尔街大宗商品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过去数日LME期镍市场多次出现高于涨停板(或低于跌停板)的交易,表明伦敦金属交易所对如何妥善实施“涨跌停板”交易规则不够熟悉,仅仅依靠取消相应时段交易,反而会放大LME期镍价格异常波动幅度。

托克集团前金属交易员Mark Thompson表示,“目前,LME需要一场彻头彻尾的改革”。

本期编辑 刘巷 实习生 詹惠楠